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三国之北境之王 > 第409章 青州之行

第409章 青州之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得知眼前这人,就和当初几乎要了自己性命的刺客有关,罗布不由血往头上涌,假如不是听到韩湛说有话要问,早就冲上去将对方砍成肉酱了。
  
      闻讯赶来的陈到,见此刻已经被拿住了,连忙过来向韩湛请罪:“主公,是末将无能,居然让刺客摸到了主公的帐内,请主公责罚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走到陈到面前,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,说道:“叔至,你不光无过,反而有功。假如不是你坚持安排巡逻队,恐怕本侯已经死在了刺客之手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将双戟插在了身后,也走过来好奇地问:“主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刺客在进入本侯的帐篷之间,就被巡逻的兵士发现了。”韩湛向两人介绍当时的情况:“本侯当时还在睡梦中,隐约听到帐外有人吼了一声,随后便被一人抱着翻滚到一旁。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是云儿抱着本侯滚到了帐篷的一侧,而本侯的床榻之前,蹲在一名手持bǐshǒu之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湛向两人介绍完情况后,望着夏侯云感慨地说:“若不是云儿相救,本侯此刻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陈到二人听说是夏侯云救了韩湛,连忙向她躬身施礼:“多谢夏侯姑娘!若不是夏侯姑娘救了主公,末将等真是百死莫赎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两位将军过谦了。”夏侯云坦然地受了两人一礼后,她先是对着陈到说:“若不是陈统领坚持要派兵士巡营,奴家就听不到兵士示警的声音,也就不能及时地救出主公。”随后又面向典韦说,“典将军来得也不慢,几乎是巡营兵士示警后片刻,便出现在我们的帐外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听到夏侯云这么说,连忙解释说:“末将担心主公有危险,一直和数十名兵士人不卸甲地待在旁边的帐篷,因此才能在听到巡营兵士的示警后,带人冲出来救主公。”
  
      郎中为刺客裹好伤之后,韩湛命人将刺客带到了自己的面前,板着脸问道:“说吧,你是受何人主使,前来刺杀本侯的?”
  
      刺客听后,先是冷笑一声,随即反问道:“不知你是想知道上次在漳水河边行刺的主谋,还是这次的主谋呢?”
  
      韩湛急于搞清楚自己在迎袁绍回冀州的途中,是谁想要自己的性命,便不紧不慢地说:“先说说上次在漳水河边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上次在漳水河边,我们兄弟几人是收了冀州都官从事朱汉之子朱真的钱,特意去取你的性命。”刺客望着韩湛,冷冷地说道:“可惜你的命大,在那种情况下都让你逃脱了性命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心想当时要不是有赵云和罗布在的话,估计自己也是性命不保。虽说当时经过分析之后,和自己结怨的朱真是嫌疑最大的人,但却没有真凭实据。如今听刺客这么一说,他总算时放下了一桩心事。
  
      在停顿片刻后,韩湛又接着问:“漳水河边的那次行刺,本侯早就猜测时朱zhēnzhǔ使的,看来猜测还真没有错。说说吧,这次是谁主使的?”
  
      刺客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“这次谁也没主使,吾不过是路过邺城,见你带着兵马出城,想起了昔日那帮兄弟的仇恨,便特地来寻你,要为他们报仇雪恨。既然已经被你所擒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吾绝对不会皱一皱眉头。”
  
      “罗布,我记得当初在漳水河边的军营里,你为了救本侯,背上挨了一刀。可有此事?”韩湛说完后,略微停顿了片刻,以观察罗布的表情。见他咬牙切齿地点点头,表示确有此事,便吩咐道:“本侯就将此人交给你处置。”
  
      刺客没想到韩湛居然把自己交给了罗布处置,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的神色。罗布听到韩湛让自己来处置刺客,不禁喜出望外,连忙吩咐押着刺客的两名兵士:“把他带到河边去,某要好好地收拾他。”
  
      当罗布和两名兵士押着刺客朝河边走去时,夏侯云连忙凑近韩湛的耳边,小声地对他说:“公子,奴家认为这个刺客可能是朝中某位大臣派来的,你为何还没有问出口供,就要处置他呢?”
  
      韩湛歪着头对夏侯云小声地说:“云儿,你别看他承认当年在漳水河边的行刺,是他所为时表现得无所谓,但如果本侯真的问起是朝中何人指使,没准他还会乱攀扯一番,牵连无辜的官员。因此本侯才把他交给罗布处置,至于他是否肯如实招供,对本侯来说,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小事。”
  
      得知眼前这人,就和当初几乎要了自己性命的刺客有关,罗布不由血往头上涌,假如不是听到韩湛说有话要问,早就冲上去将对方砍成肉酱了。
  
      闻讯赶来的陈到,见此刻已经被拿住了,连忙过来向韩湛请罪:“主公,是末将无能,居然让刺客摸到了主公的帐内,请主公责罚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走到陈到面前,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,说道:“叔至,你不光无过,反而有功。假如不是你坚持安排巡逻队,恐怕本侯已经死在了刺客之手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将双戟插在了身后,也走过来好奇地问:“主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刺客在进入本侯的帐篷之间,就被巡逻的兵士发现了。”韩湛向两人介绍当时的情况:“本侯当时还在睡梦中,隐约听到帐外有人吼了一声,随后便被一人抱着翻滚到一旁。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是云儿抱着本侯滚到了帐篷的一侧,而本侯的床榻之前,蹲在一名手持bǐshǒu之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湛向两人介绍完情况后,望着夏侯云感慨地说:“若不是云儿相救,本侯此刻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陈到二人听说是夏侯云救了韩湛,连忙向她躬身施礼:“多谢夏侯姑娘!若不是夏侯姑娘救了主公,末将等真是百死莫赎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两位将军过谦了。”夏侯云坦然地受了两人一礼后,她先是对着陈到说:“若不是陈统领坚持要派兵士巡营,奴家就听不到兵士示警的声音,也就不能及时地救出主公。”随后又面向典韦说,“典将军来得也不慢,几乎是巡营兵士示警后片刻,便出现在我们的帐外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