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三国之北境之王 > 第394章 出征青州

第394章 出征青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经过数月的准备,随着夏粮的收获,出征青州之事终于提到了议程之上。『『ge.
  
      对于出征之事,冀州内部并非铁板一块,以田丰为首的一帮文臣,就竭力反对此事。田丰甚至还向韩湛进言:“主公与公孙瓒都是大汉的臣子,为何要相互攻伐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元皓此言差矣,公孙瓒不是甘居人下之辈,就算本侯不讨伐他,数年之后,待他羽翼丰满之时,也会主动出兵的。”韩湛望着田丰说:“与其等那时生灵涂炭,不如趁他如今羽翼未丰之际铲除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据属下所知,公孙瓒曾经派人给朝中不少的大臣赠送金玉珠宝,一旦主公要出兵,想必朝廷里的反对之声,会非常大的。”田丰继续劝说道:“还请主公三思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元皓多虑了。”韩湛笑着说:“别说公孙瓒收买了几个朝臣,就算满朝文武都帮着他公孙瓒说话,本侯也不会改变征讨青州的主意。”
  
      田丰见韩湛如此固执,却没有放弃,依旧试图说服他。就在他准备说话时,忽然有一名护卫从外面走进来,行韩湛禀报说:“启禀主公,有臧太守的信使,从北海而来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听说是臧洪从北海派来的信使,猜到可能出了什么事情,连忙吩咐护卫:“速速请信使入内。”
  
  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名风尘仆仆的信使走进了议事厅。他来到韩湛的面前跪下,从怀里掏出书信,双手捧着高高举过头:“参见主公,这是臧太守命小人送来的书信。”韩湛朝站在旁边的罗布一使眼色,后者连忙上前接过了信使手里的书信,递给了韩湛。
  
      韩湛接过书信,展开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,不禁喜出望外。用手掌在面前的几案上连着拍了几下,兴奋地说:“太好了,这真是太好了。简直是天佑我也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主公!”郭嘉见韩湛如此激动,便上前好奇地问:“不知臧太守的信中,都说了些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韩湛把书信递给了罗布,示意他交给郭嘉,同时嘴里说道:“青州的黄巾起事,在短短旬日之内,就连下五城,臧太守担心北海有失,请我们火速派兵增援。”
  
      虽说北海那里形势危急,但对韩湛来说,却是一件大大地好事。方才田丰还担心出兵青州,会遭到朝臣们的反对。但如今青州的黄巾起事,而且在十天之内联系攻占了五座城池。只剩下一个空架子的朝廷,肯定是派不出任何的兵马,只能依靠各地的诸侯来清剿。韩湛在这种时候出兵,任谁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。
  
      郭嘉看完书信后,递还给韩湛,嘴里说道:“主公,我们征讨青州的粮草、器械,都在北海城内,若是黄巾贼攻占了那里,我军东征之事就只能推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典韦听命!”对于郭嘉的这种说法,韩湛心里也是非常认同的,为了便于补给,东征青州的大多数辎重,如今都存放在北海城内,若是被黄巾贼夺取了此城,就会让他们如虎添翼,韩湛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,因为他吩咐典韦:“你立即率五千骑兵,昼夜兼程赶往北海,协助臧太守守城。”
  
      在把令箭交给了典韦之前,韩湛又语重心长地说:“子满啊,我军的东征能否成功,就取决于存放在北海的这批辎重能否保住,明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典韦接过了韩湛手中的令箭,表情严肃地说:“只要典某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对不会放一个黄巾贼进入北海。”说完,典韦拿着令箭,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议事厅,匆忙赶往军营点兵去了。
  
      得知青州黄巾军起事,冀州内部的反对意见,顿时烟消云散。因为大家的心里都明白,只要打着征讨黄巾贼的旗号出兵青州,朝中的大臣没有谁敢跳出来说一个“不”字。就算他们明知道韩湛名为征讨黄巾贼,实际是为了夺取青州,也是束手无策。
  
      “主公,黄巾贼的起事,正好给了我们的一个出兵的借口。”郭嘉望着韩湛问道:“不知我们何时出兵?”
  
      “两日后就是黄道吉日,”韩湛随口说道:“到时就由子龙和公达率大军开拔,前往青州,去剿灭那里为非作歹的黄巾贼。”
  
      经过数月的准备,随着夏粮的收获,出征青州之事终于提到了议程之上。
  
      对于出征之事,冀州内部并非铁板一块,以田丰为首的一帮文臣,就竭力反对此事。田丰甚至还向韩湛进言:“主公与公孙瓒都是大汉的臣子,为何要相互攻伐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元皓此言差矣,公孙瓒不是甘居人下之辈,就算本侯不讨伐他,数年之后,待他羽翼丰满之时,也会主动出兵的。”韩湛望着田丰说:“与其等那时生灵涂炭,不如趁他如今羽翼未丰之际铲除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据属下所知,公孙瓒曾经派人给朝中不少的大臣赠送金玉珠宝,一旦主公要出兵,想必朝廷里的反对之声,会非常大的。”田丰继续劝说道:“还请主公三思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元皓多虑了。”韩湛笑着说:“别说公孙瓒收买了几个朝臣,就算满朝文武都帮着他公孙瓒说话,本侯也不会改变征讨青州的主意。”
  
      田丰见韩湛如此固执,却没有放弃,依旧试图说服他。就在他准备说话时,忽然有一名护卫从外面走进来,行韩湛禀报说:“启禀主公,有臧太守的信使,从北海而来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听说是臧洪从北海派来的信使,猜到可能出了什么事情,连忙吩咐护卫:“速速请信使入内。”
  
  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名风尘仆仆的信使走进了议事厅。他来到韩湛的面前跪下,从怀里掏出书信,双手捧着高高举过头:“参见主公,这是臧太守命小人送来的书信。”韩湛朝站在旁边的罗布一使眼色,后者连忙上前接过了信使手里的书信,递给了韩湛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