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三国之北境之王 > 第345章 背后的主谋

第345章 背后的主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他的身边还有二十几名兵士,”韩湛站在渔船上,朝远处极目望去,只见远处有几个地方正在进行厮杀,却不知郭嘉此刻身在何处,面对凡姒的问题,他只能含糊其辞地说:“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  
  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其实韩湛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郭嘉可是三国屈指可数的顶尖谋士,在诸葛亮和司马懿出场之前,他是碾压所有谋士的存在,如果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,那简直是亏大发了。
  
      第一拨渡河的两百骑兵,是由典韦亲自率领的。他不等骑兵集结完毕,便挥舞着手里的双戟,朝着那群贼兵冲杀过去。刚下船的骑兵,看典韦已经冲上去了,怎么可能还停在原地不动,也乱糟糟地跟着冲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别看韩湛带过来的骑兵,此刻和偷袭的贼兵战到了一处,双方打得难分难解,那是因为那些骑兵丧失了冲刺速度,因此短时间内,无法在战斗中占据上风。可典韦带过来的骑兵,虽说冲锋的队形很凌乱,但他们已将马速提高到了极限,一冲入那些贼兵所组成的队列中,战马巨大的冲击力,把那些挡路的贼兵撞飞。有几个侥幸没死的,调头想逃,但两条腿哪里跑得过战马的四条腿,骑兵冲上去三下五除二,就把他们全部干掉了。
  
      干掉了这一拨贼兵,典韦又带着骑兵冲向了别的地方。说来也巧,典韦冲过去的地方,正是郭嘉和二十几名骑兵所在的位置,他们被人数多出一倍的贼兵所包围,正在苦苦支撑之际,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和喊杀声,郭嘉凝神仔细查看,看清楚来的是典韦后,不禁喜出望外,慌忙大声地喊:“我们的援兵来了!”
  
      围攻郭嘉他们的贼兵们,除了放箭时杀死杀伤了二十几名骑兵外,进行白刃战时,他们虽说人数多,可不光没占到便宜不说,反而被杀死了十几个。此刻看到有一支骑兵气势汹汹地冲过来,哪里还敢恋战,纷纷调头就逃。
  
      见到贼兵开始逃了,骑兵们没有去追赶,而是围在了郭嘉的身边,身边又从什么地方冒出一帮贼兵来。他们的心里都很明白,郭嘉是主公最器重的人,就算自己丢了性命,也绝对不能让郭先生伤一根毫毛。
  
      典韦带着一帮骑兵风驰电挚般地冲到了郭嘉他们的面前,他命令其他人继续追击逃跑的贼兵,而他却勒住马,着急地问郭嘉:“奉孝先生,主公何在?”
  
      “子满将军,刚刚我们被贼兵冲散了。”听到典韦这么问,郭嘉有些惭愧地说:“隐约看到主公好像单人匹马朝河边而去。”
  
      典韦听郭嘉这么说,拨转马头就想调头回去找韩湛,但却被郭嘉叫住了。他扭头望着郭嘉,恶声恶气的问:“奉孝先生还有什么吩咐?”
  
      “如今罗布还在凉棚处,与贼兵厮杀,子满将军快点去救他。嘉率身边这些骑士,到河边去寻找主公的下落。”郭嘉安排典韦去救罗布等人后,生怕典韦杀红了眼,将所有人都杀光了,还特意叮嘱一句:“一定要留活口。”
  
      “某明白了!”典韦说完这句话,双腿一夹马腹,就快速地冲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等典韦一离开,郭嘉就催促身边的骑士:“走,我们到河边去找主公!”
  
      一行人来到了渡河的地方,看到船只已再次返回东岸,运载等在那里的骑兵。过河时留在岸边的两名旗手,此时已经身首异处地倒在了河边。见到旗手的尸体,郭嘉的心跳骤然加速了,他为韩湛的安危担忧起来,连忙吩咐周围的人:“你们四处找找,看能否找到主公。”
  
      就在众人寻找韩湛下落时,他所乘坐的渔船正顺水而下,朝着骑兵集结的区域而去。凡姒想到刚刚追杀的那些贼兵,有些不放心地问:“韩府君,你现在上岸,真的安全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小凡姑娘。”韩湛望着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,笑着说:“东岸都是本侯的人,你只要把我送到那里,本侯就安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渡口那里都是自己人,我们就把你送过去吧。”凡姒说完这话后,扭头冲着中年渔夫说道:“爹爹,快点划,好让韩府君可以早点和岸边的人汇合。”
  
      说来也巧,渔船回到码头之时,满载着骑兵的船只正准备渡河,韩湛想着郭嘉生死不明,也上了其中一艘船,跟着骑兵们过河,去寻找郭嘉的下落。
  
      船到西岸,韩湛一下船,就看到在百步之外的郭嘉,正骑在马背上,用马鞭朝四处指指点点,而他的身边不时有骑兵过来,又不时有骑兵离开。韩湛连忙找了一匹马,策马朝郭嘉所在的位置冲过去。
  
      相距还有二三十步时,韩湛便扯着嗓子喊:“奉孝,本侯在这里!”
  
      正心急如焚的郭嘉,听到韩湛的喊声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朝左右张望了一番,发现迎面疾驰而来的韩湛,顿时喜出望外,连忙催马迎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“奉孝,看到你平安无事,本侯就放心了。”等郭嘉来到自己的面前,韩湛一把抓住了郭嘉的双手,心有余悸地说:“本侯刚刚深怕你会出什么意外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主公,你刚刚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郭嘉指着河边那两名旗手的尸首,对韩湛说:“嘉还以为你遭遇了不测。”说着,抬起袍袖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  
      “方才的确很险。”韩湛对郭嘉说:“本侯沿着漳水河朝上游跑,如果不是遇到打鱼的凡家父女,估计此刻也是凶多吉少。”说完这两句话,韩湛把话题一转,“奉孝,你可知道袭击我们的,是什么人马?”
  
      “从他们的穿着来看,应该是来自上党。”郭嘉不紧不慢地说:“嘉方才仔细观察过了,他们事先挖了地洞躲进去,上面盖上木板,撒上土,这样就不易被人察觉。等听到信号后,在掀开木板,从地底下爬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听郭嘉说这些贼兵是躲在地底下,听到信号后,再掀开木板爬出来,韩湛终于搞懂了,为什么当时自己看的地面裂开,随后从里面冒出无数的人。想到这里,他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,幸好罗布发现了异常,否则全部的人都有可能会丢掉性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