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三国之北境之王 > 第232章 兵临城下

第232章 兵临城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    听到郭嘉的问题,韩湛暗叫侥幸,心说幸好自己对八卦阵知道一些皮毛,否则还真被他问住了。他轻轻地咳嗽一声,清了清嗓子,随后说道:“八卦阵,相传乃是孙膑所创,分为休,生,伤,杜,景,死,惊,开八门。由步兵和弓兵守护,中间设一指挥塔,根据敌人的动向,来指挥变阵,有四四一十六种变化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湛本来对八卦阵就是一知半解,如果在后世,他所说的这些内容,会让行家笑掉大牙,但对于从未听说过此阵法的郭嘉来说,却显得异常稀奇。郭嘉等韩湛说完后,感慨地说:“郭某以为自幼熟读兵书,对天下的兵家阵法无所不知,此刻听了主公的讲述,才是自己乃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奉孝严重了。”韩湛意识到自己刚刚讲述八卦阵时,讲得有点太玄乎其玄,让郭嘉都信以为真了,连忙补充说:“本侯也只是听说,但从来没见过此阵。今日问起公达表兄,他就压根不知道。此刻见奉孝也不知。本侯担心是世人以讹传讹,世上压根没有这种阵法。”
  
      郭嘉在自己的帐中,听到荀攸提到八卦阵的时候,还以为是韩湛心血来潮,自行杜撰出来的阵法,但听完他的讲述后,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。此刻见到他矢口否认这种阵法的存在,他反而有点深信不疑了:“主公,既然相传是孙膑所创,那么想必此阵法是存在的。只不过因为始皇帝的焚书坑儒,让无数的兵家典籍都付之一炬,真是让人痛心不已啊。”
  
      韩湛知道自己有几斤分量,深怕再说下去就穿帮了,连忙对郭嘉说:“奉先,这里没事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看到郭嘉起身要离开大帐,他又连忙叮嘱说,“你的身子弱,切记要少饮酒少近女色。明白否?”
  
      谁知郭嘉听后却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主公,若是人生没有美女相伴,没有美酒相佐,那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。”
  
      再说在邺城之中,此刻是人心惶惶。听说韩湛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,城中的百姓纷纷收拾行装,扶老携幼准备逃出城去。但袁绍深怕有百姓逃出城,会让城中更加混乱,便命颜良文丑等人紧闭四门,不准放任何人出城。
  
      从东郡返回的逢纪,见到城门处堆积了这么多人,也被吓了一跳。他冲指挥兵士维持治安的文丑问道:“为何城门附近聚集了如此多的百姓?”
  
      文丑苦笑一声,对逢纪说:“元图先生有所不知,自从听说韩家小儿的大军在离城池十五里的地方下寨,城里就陷入了一片混乱,百姓们争先恐后地想逃出城去。若不是主公及时地命令关闭城门,恐怕此刻邺城已经空了一半。”
  
      逢纪听文丑这么一说,顿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连忙让文丑派人在百姓中开出一条路,让自己返回州牧府。
  
      袁绍听到外面乱纷纷的,正心乱如麻,忽然听到有下人禀报,说出使东郡的逢纪已经回来,连忙吩咐道:“快快请元图先生到后堂相见。”
  
      下人很快就带着逢纪来到了后堂。逢纪见到袁绍坐在正中,连忙上前施礼:“纪见过主公!”
  
      “快快免礼!”袁绍急于知道曹操的兵马什么时候可以到,便打断了逢纪,着急地问:“不知曹孟德的兵马,何时可以赶到邺城?”
  
      听到袁绍这么问,逢纪有些心虚地回答说:“启禀主公,曹孟德的援兵来了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,曹孟德的兵马来不了了,这是为何啊?”袁绍猛地从座位上站起,上前抓住逢纪的衣襟,着急地问:“你不是说只要你一出马,曹孟德的援兵就会来吗?为什么现在又来不了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主公息怒。”看到盛怒的袁绍,逢纪不敢挣扎,只能听任对方抓住自己的衣襟,战战兢兢地说:“原本属下已经和曹孟德说好,择日出兵。谁知韩家小儿早就提防着曹孟德,还专门派出了一支兵马进驻魏县,以监视东郡。曹孟德见形势对自己不利,便放弃了出兵的打算,将属下送了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恶,可恶啊!”袁绍猛地推开了逢纪,恶狠狠地说:“曹孟德,尔居然见死不救,但本将军他日东山再起之时,一定要报此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主公,”逢纪见袁绍因为愤怒,已经有点失去了理智,连忙劝说道: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主公且忍一时之气,待打退了韩家小儿,再找曹孟德算账也不迟。”
  
      袁绍跌坐在座位上,喃喃地说道:“既然东郡的兵马来不了,我们就只能指望北面的公孙瓒了,否则,邺城早晚会落入韩家小儿之手。”
  
      逢纪此刻觉得既然韩湛能算到袁绍会向曹操求援,难道就猜不到还会向公孙瓒求援的事么?因此他小心翼翼地对袁绍说:“主公,请恕属下直言,幽州的兵马,没准也指望不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袁绍被逢纪的这种说辞搞糊涂了,他不解地问道:“难道公孙瓒会念念不忘杀弟之仇,宁肯坐实本将军被韩家小儿吞并,而无动于衷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非也非也,”见袁绍错误地理解了自己的意思,逢纪连忙摆着手对他说:“既然韩家小儿都知道在魏县布置兵马,防范曹孟德;那么通往北面的道路,肯定更是重兵把守,我担心辛仲治估计还走不到幽州,就会落入韩家小儿之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曹孟德不肯出兵,北面的公孙瓒又指望不上。”袁绍此刻方寸大乱,向逢纪求助:“本将军该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逢纪此刻也是无计可施,只能硬着头皮对袁绍说:“主公,邺城墙高池深,城防坚固,别说韩家小儿此刻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,就算他有,在三五月之间,也无法攻破此城。到时就算远在幽州的公孙瓒,也应该听到了风声,没准到时不用我们派人去联络,他就会主动出兵攻打冀州。那时候,邺城之围自然就解了。”
  
      袁绍又成功地被逢纪忽悠了,他心里认为,只要自己的兵马能在邺城坚守几个月,幽州的公孙瓒就会挥师南下,去夺取冀州城,腹背受敌的韩家小儿,到时就不得不退兵返回冀州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